? 企业资讯-日本的银行产生的亏损相当于它们的初始资本的两倍

企業資訊

威海三盾焊接材料工程有限公司歡迎您

« international都不容易在這個社會里有太大的發展前景 »

日本的銀行產生的虧損相當于它們的初始資本的兩倍



  什么是恰當的利率,誰也不知。但經驗法則認為,利率應與經濟的中期增長相適應。在美國,最優惠利率平均比過去40年的名義增長高出一個百分點。相比之下,1990年以來,中國最優惠利率平均比GDP增速低約九個百分點。

  低利率是中央政策的一部分,以促進投資和補貼國有企業。低利率也促使中國家庭投機股票和房地產。中國寬松的貨幣政策在過去十年已導致高通脹和資本市場的忽上忽下。在最近的一次泡沫中,上證指數從2006年初到2007年10月,漲了四倍多,然后又跌去70%以上。

  去年,貨幣供應增長了近30%,而利率遙低于經濟的名義增長率。再次,中國儲戶發現自己陷于對通長的恐驚和對高回報的貪欲之間。再一次,泡沫在中國的資本市場形成。

  6.固定匯率和資本流入

  人民幣是盯住美元的。低估的匯率促進了出口,并壓低了利率。它還鼓勵大量資本流入,主要以外國直接投資的形式。資本管制限制了暖錢流入,不過,投機性資本流入最近有所抬頭。

  許多新興市場危機是由其貨幣引起的,因此,觀到中國高達2.4萬億的龐大外匯儲備,許多評論家感到很安全。然而,這么大量的美元應該是令人擔憂的。它反映了一個散漫的國際貨幣體系的深刻不平衡。

  美元的標準使得一些國家,特殊是美國,可以消費大于產出,由此積累了龐大的對外債務。其他國家,大多在亞洲,享有持續的貿易盈余,并取得巨大的外匯儲備。

  有人認為,中國的巨大外匯儲備使中國經濟立于不敗之地,這其實不對。這些儲備可以用來購買外國資產、入口、或防備貨幣攻擊。但有一類問題,它解決不了,比如,在資產泡沫破滅后,銀行壞賬大量出現,不良投資到處都是。正如一位評論家指出,相對于全球GDP,只有兩個國家先前曾經累積過如此龐大的外匯儲備,他們是1929年的美國和1989年的日本。

  7.信貸繁榮

  為了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和出口訂單的崩潰,中國下令銀行放貸,關注更全面的資訊。去年,新的銀行貸款增加了近10萬億人民幣,相稱于29%的GDP。這些貸款大部分流向基礎設施、房的產、以及國有企業。這使經濟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類似推注腎上腺素搶救心臟驟停。然而,大多數分析師沒有考慮信貸狂潮的后遺癥。我們自己最近的經驗證明后遺癥是明顯的。

  信貸擴張的規模本身就值得憂慮。信貸如此迅速地膨脹,很可能沒有嚴格遵循標準。事實上,許多人相信,中國的銀行體系會有另一次不良貸款的激增危險,就象20世紀90年代末發生的那樣。然而,傳統的智慧認為,只要中國維持經濟增長速度,去年的貸款不會變壞。

  8.道德風險

  主要的中資銀行是由國家控制。他們曾有濫發貸款的歷史。然而,市場認為,銀行現在不會出問題。中國主要銀行的市值全球領先,已經太大而無法倒閉。它們是中央經濟政策的主要工具。壞不了。

  道德風險對銀行體系帶來的惡果,亞洲人并不陌生。在20世紀80年代,日本大銀行也被視為財政部履行政策目標的工具,同時在利潤上也受保護。當時,日本的銀行市值雄踞世界第一。后來,這種信奉被證明是錯誤的。在"失去的十年",關注更全面的資訊;,日本的銀行產生的虧損相稱于它們的初始資本的兩倍。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好幾個亞洲國家都暴露出道德風險對金融系統的危害。

  給國有企業的政策性貸款曾給中國的銀行帶來麻煩。本世紀之交,標準普爾估計中國不良貸款占未償還貸款的約50%。銀行被重新注資,不良貸款打包給資產管理公司。這個救援行動相對沒有痛苦。一些人估計,中國可能故技重施。另一些人認為,沒有必要擔憂,因為中國銀行已經實現了現代化,可以運用現代風險管理方法,。如果中國的銀行真的追求利潤最大化,為什么還要在中央的授意下入行大規模的政策性貸款?

  9.冒險的借貸行為

  2007-2008年的信貸危機暴露了許多美國和歐洲銀行惡劣的貸款決定。在音樂還在響的時候,這些銀行降低了貸款的標準。許多貸款用現金流無法償還,關注更全面的資訊,為了讓貸款不壞掉,他們需要入一步的資產價格升值。當市場歸落,這些金融把戲現出原形。中國最近的許多貸款好像就屬于這一類型。

  例如,貸款流入基礎設施項目,如新的鐵路,收費公路和橋梁。這些項目由的方政府主辦。然而,地方政府被禁止為貸款擔保。相反,他們建立了融臺平臺,資本金由地方政府出,關注更全面的資訊,剩下的錢是由銀行提供。據估計,去年一半的銀行貸款,流到了這些的方政府的融資平臺里。這些基礎設施項目中,許多只有少量的現金流,關注更全面的資訊,甚至沒有現金流,關注更全面的資訊。

  這些貸款將來怎么還?如果經濟持續以過去的速度成長,可以假定這些新機場和收費公路將來都能產生收益。或者,地方政府可以靠未來的賣地收入來還款。麻煩的是,賣地收入占了地方政府收入的一半。因此,如果房地產市場歸落,地方政府可能無法履行這些隱含的義務,順利歸還基礎設施貸款。

  華爾街分析師稱,因為中國沒有把次級貸款證券化,所以中國的貸款系統是正常的。但中國的銀行業有自己的獨特的可疑做法。根據惠譽國際評級的測算,很多銀行把貸款重新打包,出售給散戶投資者、其他金融機構和企業。

  惠譽寫道,"賣出貸款的銀行承諾在未來某個時候回購貸款,在這種情況下,貸款可能不會出現在賣方或買方的財務報表中。",關注更全面的資訊;通過把貸款放在賬外,銀行得以讓貸款增長率符合政府設定的限制之內。

  中國銀行業好像特殊不愿意報告問題貸款,因此沒有人可以測出其信貸體系的健康程度。安永(Ernst & Young)會計師事務所2006年發表了一份報告,估計中國的不良貸款高達9000億美元,這份報告隨后被撤歸。甚至在2008年股市崩盤和出口休克時,官方報告的不良貸款依然下降。惠譽指出,中國銀行業習慣于不斷地將問題貸款轉期,關注更全面的資訊。銀行員工也隱瞞不良貸款的動機。一個信貸員如果報告了他放出了問題貸款,他的工資會被 扣至低于農夫工的工資。好像很少人關心隱瞞不良貸款的做法,因為一般人認為,只要經濟繼承迅速增長,不良債權未來會轉好。

  10.泡沫

  信貸激增重燃了中國投資者的動物精神。去年上半年,關注更全面的資訊,上海股市強勁復蘇,關注更全面的資訊。去年7月下旬的某一天,上海A股的成交量超過了紐約、倫敦和東京三大證券交易所的成交量之和。去年第三季,以市值論,中國IPO占了全球的三分之二。全球最大的10個IPO,中國占有七個。新股去去高倍超額認購,上市首日暴漲。去年10月,深圳創業板市場推出。開市首日,28家創業板上市公司漲幅在76%至210%之間,市盈率平均達150倍。

  高換手率、新股大量發行、新股一上市即勁漲、成立新交易所,這些都投機狂暖的經典跡象。去年夏天,市場見頂時,上證指數的PE倍數為38倍。中國股票的高估值基于對中國經濟前景的憧憬。不過,股市只是一個插曲,真正的大戲發生在中國狂暖的房地產市場。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日歷

最新評論及回復

最近發表

Powered By

Copyright www.cxlwcb.com 威海三盾焊接材料工程有限公司是專業的耐磨鋼板生產企業. Some Rights Reserved.

kk棋牌 狗万滚球app 狗万滚球app 竞技游戏竞猜盘口 e博彩票